強迫性神經癥案例與診治

副標題#e#

來訪者情況:齊某,男,二十一歲,某政法大學刑偵系學生。

齊某的父親是某市政府秘書處的一般干部,母親是農村民辦教師,有一個姐姐在鄉鎮企業里當會計。他自小體弱,性格內向,常常喜歡自己一人遐想冥思,自稱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他承認自己心胸比較狹小,而且比較多疑,任何人的一句無傷大雅的玩笑都可能使他感到受辱而偷偷流淚。

齊某高中二年級時,讀了美國醫學驚險小說家羅賓科克的《昏迷》和《發燒》,便懷疑自己腦子里也長了腫瘤,好長一段時間終日忐忑不安,總怕自己得了絕癥。有一次他的媽媽不在家,由哥哥臨時做了一頓飯,吃飯時,齊某突然產生疑心?這飯里會不會放了毒藥。那以后,他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思飲食、夜不安枕??偸且钟舨话?,對什么事情都提不起興越。后來父親把他從縣中學校轉到了市里的中學,他才擺脫了心中的陰云,情緒比較好。讀高三時,有一次回家收高梁,心里突然冒出一個奇怪而可伯的念頭,覺得鐮刀割的不是高梁,而是一顆顆人頭。他就改用手捋,可是總覺得是在把一個個小孩的頭掐了下來。當時嚇得渾身冷汗。以后每次想起這件事,仍感心驚膽顫。

高考時,他以全市文科第一考取了政法大學。復習應考期間,他一門心思放在學習上,心理狀態良好,但在進大學后,卻又出現了心理問題,總覺得周圍的人都很古怪神秘,即使是熟悉的人也覺得很陌生。他還常常感到心煩意亂,人多的時候覺得煩躁,一個人的時候又覺得孤寂。曾去醫院就診,被診斷為腦神經衰弱,服了一些藥,感覺稍為好了一點。大學一二年級,腦子里再沒有出現怪異的觀念和可怕的形象,但情緒波動仍很大,經常一會兒高興,一會兒心煩意亂,并且每隔一段時間便覺得心煩,干什么也提不起興趣,晚上經常睡不著覺,一睡著便作噩夢,且睡著前眼前常常出現許多恐怖的現象,但第二天醒來便忘卻了,所以當時也沒在意這件事。

然而,二年級結束的暑假回到家后,又一次“舊病復發”?;丶沂鞘顾吲d的事,心情十分愉快,沒想到第二天當他看到母親用菜刀切西瓜時,突然感到自己的脖子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從那以后,就老覺得各種利器都會弄傷自己,腦子被這個念頭一直包圍,一想起母親切瓜的情景便出一身冷汗,想控制住不去胡思亂想卻不能成功,索性就用睡覺來排除這個念頭。但一醒來,腦子里第一個浮現的仍是這個情景。發展到后來,一看見剪刀、斧頭、刀子甚至一根小繩子、一個鉛筆頭都產生害怕的感覺。以后越來越不能控制自己,有時甚至是下意識地促使自己去想一些恐怖的念頭。比如走進寢室時,便想象自己是在走進墳墓的入口;夜晚看見宿舍大樓窗口掛著的衣服,就想象上吊者;有時和兒童單獨在一起,競會冒出:“我會不會害死他?的念頭;有時甚至覺得自己生活在一個虛無飄渺的空間,周圍的人都是行尸走肉。他常常懷疑自己的神經出了毛病,擔心自己會發瘋?,F在,他對未來失去了信心,缺乏足夠的勇氣去面對現實和迎接末來的生活。

第一次會見重點是了解病史,作臨床評估。了解病情發生發展過程。并向宿舍同學、好友和患者家庭了解他的各方面情況。了解到患者第一二年學習成績較好,二年級暑假前還獲得二等獎學金,與家庭、同學關系均較好,只是情緒波動起伏較大,近期則陷入壓抑、憂愁中,沒有信心和勇氣面對現實,極度悲傷。

分析診斷:這是一例比較復雜的心理病案。齊某的癥狀表現復雜多樣,如有明顯的疑病傾向,對刀狀物的極端恐怖,神經衰弱、抑郁焦慮、幻覺、妄想、強迫癥狀等,且病程較長,可追溯到小學低年級。這給診斷帶來了一定困難。根據齊某自知力強,對自己的癥狀深感痛苦,求治心切,主動咨詢,態度配合等首先排除了精神病的可能性。在充發了解其心理特征和成長過程的基礎上,采用卡格爾十六種人格因素及明尼蘇達多相人格測驗分析,診斷為強迫性神經癥。該患者的強迫癥狀主要表現為強迫性疑慮及強迫性聯想。其強迫性疑慮主要表現為疑病和懷疑他人會傷害自己,例如,懷疑自己長腦瘤、懷疑哥哥做飯放毒藥等。其強迫性聯想主要表現為一看到某種刀狀物就反復聯想到可怕的情景,如用鐮刀割高梁和見到菜刀切西瓜就聯想到殺人。

施治方案:擬將治療咨詢分成四個階段,主要采用森田療法。對于這例強迫癥患者,心理醫生認為在治療取得一定效果后仍應較長時間地進行追蹤治療,以使治療效果進一步鞏固。

咨詢與治療:首先對患者予以開導,樹立其信心,要他與醫生相互配合(向他說明他的病情,要求他以順其自然的態度面對自己的心理疾病,不要過多地注意癥狀或勉強克制癥狀,以免增加焦慮和緊張。同時指導他把學習和生活安排得緊湊而有規律)。治療之前先進行心理測試(“16PF”及“MMPI”測試)以獲得科學數據,了解來詢者個性、性格各方面狀態進行第一階段的治療。這階段要求患者每隔兩天就必須來一次。

從二月八日到二月二十四日共咨詢四次,作了兩種測驗。目的是調整他的思維方式,先請他追敘所有最可怕的古怪念頭,達到“宣泄”的目的,三次分析使他追述到了幼兒園老師自殺的表象情景,追憶到二歲時的情景。經過宣泄,他的情緒穩定了一些,但仍懷疑自己患有絕癥。緊接著的兩次咨詢、重點采用了認知領悟療法。讓齊某與醫生一起分析他所產生那些古怪念頭的原因(社會因素及其現實中的可能存在性),幫助他認識自己的想法,醫生還布置一些必要的作業讓他完成,如每天堅持早操和課間操,經常找同學一起打球玩,在宿舍里為大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并告訴他,古怪念頭人人都會偶爾冒出來,但一般人都不會多想、多慮;溫夢情況別人也常會有,而大多數人都不會對此介意。要他不要多疑,應設法排除自己的妄想,排除那些不必要的分心。向他指出:“你并沒有生理疾病,而是‘疑心生暗鬼’造成的幻覺和虛妄。你要正確認識人生道路,要能夠控制自己??梢园凳咀约翰蝗ハ氡^、悲慘的情景。為此,你的生活要規律化,注意勞逸結合?!边M一步咨詢時,詳細檢查他的生活計劃執行情況,如作早操、課間鍛煉了沒有?想什么了?學習精力是否集中?他的回答是:“有時還出現怪異念頭,有時學習精力不集中且胡思亂想,有時有噩夢……”心理醫生針對這種情況,又指導他掌握“守竅”練習以及心理調節(放松練習)術。過了一個寒假后,他感覺已有好轉,自述寒假開始能控制自己,能找有意義的事情做。

第二階段治療,每周一次咨詢,連續八次。每次都督促他認真作“守竅”練習,要求他有目標有計劃地學習和經常為大家服務等,還檢查他日常思考什么、懷疑什么、計劃執行情況和情緒狀態等。在實施認知領悟療法、行為療法的同時運用森田療法施治:要他在出現怪念頭或每次作完放松練習時暗示自己:“順其自然吧”,“不去想它了”,“沒有什么想的了”,“不想、不想”。使他清醒地認識到自己的個性特征,認識到是由于自己的想法不對頭(思維方式不對)和過分焦慮造成了心理疾病。告訴他不要把病看得過分嚴重,應該順其自然,不要把注意力總放在懷疑身體有沒有病上。在治療中也有意讓他自己感覺并認識到“既然沒有病,就應當把精力放到學習上,應當有目標、有計劃地生活”。堅持治療兩個月后,他的情緒比較開朗了,能積極的配合治療和排除雜念,主觀感覺也好多了。于是便對他又作了一次16PF測驗,結果發現指標沒有明顯轉變。

第三階段治療:基于患者的具體情況,要求他寫下考試、考研、英語過級復習計劃,繼續作好行為療法,體育療法,心理調節術與森田療法等,矯正其獨自多思多疑的毛??;中間加上每周—次催眠術,幫助他更快地轉移注意力在他認為自己已經完全好了時,有意識問他看見刺刀什么感覺,看見鋼筆什么感覺,回家愿不愿意幫助媽媽用刀切菜。并采用厭惡療法,強化方式幫助他去掉心理印痕。這樣的咨詢堅持二個多月。再作一次16PF測驗,結果多項指標有了明顯好轉。

一年后,齊某又來到心理門診,說自己把期末考試、過級考試及研究生考試的關口勉強闖過去了,但現在又有好幾次出現了以前的那些癥狀。心理醫生于是對他又進行了二次治療,讓他立即放下緊張的學習,注意勞逸結合,運用醫生以前教給他的行為療法、心理調節術進行自我調適,并一定要堅持作這些練習。約三四天后自感癥狀消除了。這以后心理醫生特別向其輔導員老師打招呼,要他們注意觀察他的情況,使心理醫生能及時了解其心理狀況,對他進行追蹤治療。

總結:強迫癥患者通常是一些對自己要求過分嚴格的人。對自身出現違背自己 #p#副標題#e#已有觀念的想法與行為十分敏感,刻意進行自我克制,卻總是認為自己未能做好而不斷重復克制的意念和行為。于是,越是意識到不應這樣做,越不能控制自己不去做,做完又自責,這種惡性循環使強迫癥狀越發嚴重,使患者陷入不能自拔的痛苦之中,從而影響其正常工作、生活與人際交往。

心理咨詢中宜采用宣泄療法、音樂療法、認知療法,循序漸進地幫助患者解除由強迫癥引起的焦慮,改變患者的行為方式,以逐步消除強迫癥的癥狀。強迫癥是必須要較長時間耐心治療才可能根治的。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關注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相關文章
特黄的欧美一级A片,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白白发布永久视频在线观看
  • <menu id="ukmww"><strong id="ukmww"></strong></menu>
    <menu id="ukmww"><nav id="ukmww"></nav></menu>
    <menu id="ukmww"></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