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樣度過十八歲?

很多年之后,我才明白為什么有些事最好別在十八歲之前干。這些事包括讀《水滸》、玩電動游戲、看身披黑風衣的小馬哥喋血江湖等等。少年總是難分善惡,憑一腔沖動,很容易便胡作非為,把最寶貴的光陰虛擲,到最后荒廢了自己,傷害了別人。很多年之后,才會明白梁山好漢殺人如麻的殘忍,再讀《水滸》也不會有當土匪的念頭;偶爾玩電動游戲也不過是放松身心;如今的江湖也不是小馬哥的了,陳浩南和山雞怎么砍人也都是演戲,銅鑼灣和廟街繁華而又平靜,不相信的話可以隨時跟旅游團到香港一日游。

其實,讀讀《水滸》、玩玩電動、看看黑幫片也不過如此,我身邊不少朋友都是這么長大的,有出息的不多,違法犯罪的也很少。比起現在,當時受到的誘惑也很貧乏,一本缺頁卷角的黃色手抄本就足夠令我們的青春心驚肉跳了,至今想來,那也不過是對《生理衛生》某些過于簡單的章節的一點彌補而已,哪有如今橫空出世的“裸聊”這么兇險啊。

任何事物的發展總是有利有弊,有人發明電腦就會有人發明網絡,有人發明網絡就會有人發明網絡聊天工具,有了網絡聊天工具再有了寬帶和攝像頭就會有人視頻聊天,有人視頻聊天就會有人“裸聊”。從黃色音像制品屢禁不絕就可以看出來,法律對“裸聊”一事伸出的觸角也只能抵達到“不能借此贏利”、“打擊專業陪聊人員”的程度。如果兩個人在不存在任何物質交易的前提下自愿“裸聊”,就只是一個道德問題,并且,道德的束縛力在這里是很微弱的。尤其是對十八歲以下的未成年人來說,“裸聊”對他們產生的不良影響,并不亞于一場海嘯。

我們面臨的依然是一個未成年人教育問題,在科技越來越發達的今天,如何教育未成年人已經成為整個社會的困惑?!奥懔摹敝皇且粋€小問題,比“裸聊”更恐怖的問題將會隨著科技的繼續發展而紛至沓來,科技的發展是一把雙刃劍,社會遲早都要為科技留下的“后遺癥”買單。這個問題,我們可套用一句廣告語來應對:我們不但要治標,更要治本。

再把話扯回來,對成年人來說,“裸聊”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小問題。反正我對這種新鮮的玩意沒有嘗試的興趣,知道有別的成年人這么干,就覺得他們挺冷的,也不分個春夏秋冬,還光著身子打鍵盤,多不容易,舉動是滑稽了些,也能算一種荒誕的行為藝術吧。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關注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将军与娇妻各种做高H

        <noframes id="p5v5z"><address id="p5v5z"><nobr id="p5v5z"></nobr></address>

        <address id="p5v5z"></address>

          <noframes id="p5v5z">

            <form id="p5v5z"></form>

            <noframes id="p5v5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