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不等于性友誼!

    1.沒有性別差異的2個人
  
    我和格一直都是朋友,不太熟悉的人總以為我們是男女朋友,每當這時,我就會笑:“我們倆,沒有性別差異!”不是說他不是男人,也不是說我不是女人,而是在我們交往的過程中,似乎都沒有把彼此當異性看過,這樣自然搽不出火花。不過,我們有很多共同的愛好,甚至喜歡的口味都是比較清淡的那種,所以比較談的來。
  
    那段時間,我男友何在外地,格也沒有女友,2個孤單的人,經常一起搭伙吃飯,逛逛街什么的。吃飯的時候如果AA,格就不干,但是我回請可以,他說AA太沒人情味,搞的男人不象男人。周末,我們有時侯還會一起逛逛書店,一起吃完飯后各自回家。
  
    時間久了,難免會把他和男友比較,但是我沒動搖過,雖然男友不如格那么溫柔體貼,并且距離很遠,可是我很愛他,就象蠶對桑葉無法解釋的迷戀,打電話的時候,我甚至對何說過:“我要是一條蠶啊,吐出的絲里都有你的味道?!焙温犃诵?,“那你不是象新婚之夜的母蟑螂一樣,太殘忍了吧?!?
  
    沒想到,最后殘忍的,是他。告訴我何訂婚消息的,是一個關系很一般的朋友,她認識我們2個,并且以為我已經知道了才說出來的。聽的時候,我都快暈了,但為了面子,我還笑著說:“我早知道了啊?!?
    
    不知道我是怎么撐著回家的,象被抽了痙一樣,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氐郊?,我窩在床上,瑟瑟發抖。想不通,他昨晚還打過電話給我呀,還發消息給我,要我把門關好啊。我打電話給他,他關機了。一夜,我沒睡,第2天,我打通了他的手機,電話那端,他不出聲,連呼吸都聽不到。那時,我才知道,原來默認也那么殘酷。一出愛情的戲,最后只有我一個人再唱。
  
    之后的幾天,我沒有在單位泄露一點情緒,和往常一樣,該說的說,該笑的笑。我不想讓別人看出我不開心,但是,我開始害怕回家,害怕一個人。甚至,連手機都怕,怕它響,又怕它不響。它里面傳出的任何一條信息,只要是他的,無論什么內容,都會另我更加崩潰。

    2.他不愛我,我還為誰守貞潔
  
    壓抑久了的苗子,還是要發芽的吧。我以為自己能裝的很象,可心里的苦,還是希望有了渠道能讓它流走。這是自己騙不了自己的,我天天下班后不回家,泡在網吧,那種嘈雜反而讓我安心。一天晚上,我在QQ上碰到了格。
  
    我猶豫了好久,要不要對他說那句話,最后我說還是算了,他問什么事,我說沒什么,只是很想喝酒,他說他也正好想。我們找了個地方碰頭,之后商量到什么地方喝。其實,我在單位和外人面前從不喝酒的,我不喜歡自己的醉態被人看到,但是我覺得格是安全的,并且,當時的我,那么的希望有個東西可以讓我大聲的哭出來,每天假裝的笑太痛苦了,晚上,我也只能默默的讓枕頭濕掉。我想,只有酒可以讓我無所顧及的哭。而格,在我看來,是安全的,一個安全的男人,朋友。
  
    我們商量的結果是去我家。酒吧太貴,并且喝不到濃烈的白酒;已經11點,飯店已經關門;格和他弟弟一起合住,喝酒肯定不方便。在去我家的路上,我還表情認真的玩笑說:“如果我喝醉了,你不用管我,把我往床上一扔,垃圾桶放我床前,門關好,就可以走了?!备窨粗倚Γ骸吧窠?,當然?!?
    
    我低估了酒精的力量,他不止是讓我哭了,還讓我把和何的什么事情都說了出來,格也紅了眼睛,說起了自己小時候的事情。我們象2個清醒的瘋子,一人做一張椅子,指手畫腳的說著平時不趕對外人說的話,一會哈哈笑,一會掉眼淚。我覺得自己有點暈了,但怎么都不承認自己醉了,還為了證明似的站起來要上衛生間,結果在門口就倒了,格把我扶起來,我醉醺醺的看著他,掙扎著站穩,非說沒醉,去了衛生間回來還要接著喝。再喝的結果是我趴在格身上哭了,格把我抱到了床上,第2天,他告訴我,我當時還傻里傻氣半睜著眼問:“我那么重,你怎么把我抱的動?”
  
    我知道格在脫我的衣服,我覺得很別扭,想到了何,差點喊出了何的名字,我看著格,想把他看成何,但是失敗了,格還是格。所以在他快進入的作后一刻,我說不要。
  
    格抱著我,喘著氣,在我耳邊問:“你還是忘不了他?”一句話,就讓2行淚順著我的耳朵流了下來。是的,我還是忘不了何,但是他再也回不來了。就是這一句話,讓我不再抗拒,何已經不愛我了,我不需要再為誰而受貞潔。當時我想的是,放棄吧,放棄過去,放棄自己,或許,我和格有了什么后,就不會再那么想何了。

    3.身體先于情感發動
  
    第2天醒來的時候,格說對不起,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他靠著我,說了一會話,突然問我:“現在有一種關系,性友誼,你知道嗎?”我想了想:“就是那種是朋友,然后有了性,但依然只是朋友;或者有了性,所以成為了朋友,也就只停留在這一步的關系嗎?”  他夸我聰明,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窗外是清晨,就象我的心,有點微微的涼,但是我也沒說什么,原本,我也不想他負責,不需要他負責。這樣不是很好嗎?失落,也不過是因為女人小小的虛榮心吧。
  
    在辦公室里,想起昨夜,我們倆之間,說愛情遠遠不夠,但是想要的,卻比一個吻要多。說意亂情迷也好,說尋找溫暖也好,事情已經發生了,接受吧,雖然之前真的沒想過2個人之間會發生這樣的事。性友誼?無非就是掩飾,人前的掩飾,也不難吧,因為沒有愛,都不會那么傷心傷神。打開電腦,格QQ是亮的,我馬上影身了,平時滿多話的,現在身體接近了,反倒不知道突然說什么了。
  
    中午吃飯,在電梯上居然遇到了他。他來這里辦事,那么大的一棟辦公樓,小小的電梯,居然不早不晚的碰到了,恰巧的諷刺。我們都有點尷尬但一瞬間也就過去了,正常的打招呼,一起吃了頓飯。吃飯的時候,2人的眼神都有點躲閃,眼睛再相對時,都有點想笑,終于忍不住,笑起來。他的腳悄悄從桌底伸過來,擦了擦我的腳,我很快的躲開了,但臉上是快樂的,他小聲說:“今天晚上幫你去打掃衛生好不好?”
    
    這么漂亮的理由,我沒有拒絕。我們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多,雖然彼此并沒有任何承諾,更多的時候,似乎是一種較量,一種試探,看菜下飯的給出愛情。但相處的感覺很好,他會為我倒好水放在床頭,讓我半夜不用起床就拿的到。有次,他突然緊緊抱著我,黑暗里,看不清他的臉,他的聲音突然變的很冷冰,他問:“你還沒有忘記吧,我是不是只是你的玩具?”我沒想到他會用“玩具”這個詞,當即否認了,他似乎松了口氣,想說什么,又打住了,終于還是什么都沒說,摸著我的頭發,抱緊我,讓我在他臂彎里躺了一夜。
  
    我沒有睡著,我并不是欲望很強烈的女人,為什么會讓他一次次的來,是不是他越來越熟悉的體味,他話語里酸酸的味道,讓我聞到了愛情的氣息?

    4.到最后,會怎樣
  
    很突然的,何來了,來找我,在我家樓下,收到短信后,我起床穿衣服,對格說,他來了。格看著我,什么也沒說,臨出門時,開了口:“我陪你去?!蔽毅读算?,說算了吧。下樓時,心里忐忑的,2個男人,一個在樓上,一個在樓下,我不想看他們兵戎相見,平靜一點吧。這樣想,不知道是否冠堂皇的幌子,不想讓我在2個男人間覺得自己卑劣。
  
    何瘦了,黑了,怯怯的看著我,眼神有如小鹿。心疼,是我的第1感覺。他說他想回來,回到我的身邊,請我原諒。我的心,抖了一下,疼了一下,軟了一下。再上QQ的時候,我跟格主動打招呼,對他說了。他說恭喜啊,發過來傻笑的表情??粗翘鴦拥男δ?,我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晚上有事和同事在一家飯店吃飯,有預感,會遇到格。果然有看到,不過是一個影子從門口擦過去,旁邊有個女孩。
  
    第2天,我問格,他說是,看見我,所以沒進去。很突然的,他說:“你對我沒情?!蔽毅读?,他很少這么直接的對我說話,我們似乎永遠都是打著擦邊球,因為都知道接近問題核心的時候,真相往往冷酷到無法接受。他的話讓我哽住了,半天,我才說:“你也是?!彼芸旎卮穑骸叭绻銗畚?,我會愛你!”我笑:“這是可以看菜下飯的嗎?”他又問我何是不是在我那里,我不說話了,無法回答。這樣的關系,在我看來,都很不清不數,如何回答他?
   我最后怎么辦,自己也不知道。你看,玩游戲也有好投入的,更何況是一個和你那么親密的人,怎么可能不產生感情。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和何繼續在一起,但是格,可能最后連友誼都沒有。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關注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特黄的欧美一级A片,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白白发布永久视频在线观看
  • <menu id="ukmww"><strong id="ukmww"></strong></menu>
    <menu id="ukmww"><nav id="ukmww"></nav></menu>
    <menu id="ukmww"></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