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友誼

  據說天地萬物皆分陰陽,如果人類的情感也可以分出性別的話,友情應該是陽性的,愛情是陰性的。天地間最偉大的友情主人公都是男人,就像最九死不悔的愛情都是女人在演繹。
 
  關于男人之間生死莫逆的友情的傳說,即使不比關于女人為愛殉情的故事多,也絕不會更少。我小時候曾經為這些傳奇深深傾倒。有一陣兒,徹夜躲在被窩里讀《三個火槍手》,心旌搖蕩。達特安、波爾朵斯和阿托斯,無論多少世事更迭風云變故,友情仍然戰勝一切,波詭云譎中,三個人最后還是并肩在一起;《趙氏孤兒》里,公孫杵臼對程嬰說,撫孤難,赴死易,君取其難,我取其易,是何等的慷慨悲歌;鐘子期和俞伯牙的高山流水,管鮑的默契和信任……男人之間的經典友情隨便一數就是一大摞,讓人相信男人的友誼真的是有所謂緩急相托生死與共的,心生無邊敬意。就是武俠小說的大行其道,有多少人是愛看它紙上談兵的一招一式呢,不如讀武術拳譜,還不是因為那些主人公的有情有義,義薄云天幾個字什么時候讀來都透著鏗鏘磊落的丈夫氣。

  男人之間不親密。再好的朋友,頂多就是一塊喝喝酒,平日各顧各,泡在一起的時間有限。兩個女人要好,一定天下知聞,女人出雙入對形影不離起來,親昵可比情侶。但鮮有女人的友情傳為千古佳話的。女人的友誼不穩定,立足于她們暫時的共同經驗,有賴于親近,時空相隔的話就不太有譜。女人比較容易因為一個很簡單的原因就披肝瀝膽,也許不過是湊巧一塊住了一晚,所以有人說女人的友誼有相當的偶然性。男人的友誼生長速度沒有那么快,但耐久性比較好,男人較多從小到大的朋友。女人沒什么原因就能結束一段友誼,比如搬個家嫁個人,太遠了夠不著,都是理由,最悲劇的原因是愛上同一個人,再沒得轉圜的,必定翻臉無情;男人的友誼當然也可以因為這些原因分崩離析,但實際比例要低得多,尤其是在愛人上,沒準兒還能友情為重地來一番禮讓。智慧的西蒙娜·德·波伏瓦說:女人交換秘密和食譜,對極了,女人的交好程度可以從她們彼此之間知道多少對方的情愛故事、細節到何種程度來判斷。這個標準絕對不適用于男人。

  女性對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這類觀點有天然的反感,但你不得不承認,這話說起來也真的是帶三分豪情。女人為愛而生,男人可以沒有愛情,但不能沒有朋友。一個重色輕友的男人必定慘遭輕視,這輕視不但來自男性群體,太纏綿于兒女情長的男人其實也會失去女性的尊敬。   可惜男人之間壯懷激烈的友情大多是古代的故事,仿佛離現代人越來越遠。今日君子也喻于利了,他們會說,男人的友誼就是共同的利益;他們現在改了稱呼,不叫兄弟,改稱合作伙伴。不過既然夫妻都可以財產公證,這也就說不上太奇怪了。

  只是,我仍然愿意繼續保持對男人之間友誼的敬慕。

  天地悠悠,那些往昔的傳奇啊,是那么令人深深、深深地懷想。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關注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特黄的欧美一级A片,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白白发布永久视频在线观看
  • <menu id="ukmww"><strong id="ukmww"></strong></menu>
    <menu id="ukmww"><nav id="ukmww"></nav></menu>
    <menu id="ukmww"></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