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落難,勇敢母親剖宮分娩

    今年35歲的希爾弗是澳大利亞一位民間藝術家。她和丈夫杰佛幸福地生活在澳大利亞中部城市阿利斯斯普林斯市郊的一幢鄉間別墅里。夫婦倆一直忙于事業,直到2000年春,希爾弗才懷上第一個孩子。在等待孩子出生的日子里,希爾弗既興奮又緊張,興奮的是終于可以做媽媽了;緊張的是不知道孩子是否能順利出生,身體是否健康。

    整個懷孕期間,杰佛對妻子細心呵護。希爾弗盡管懷孕在身,但她每天仍在家里忙前忙后。杰佛看到妻子閑不住的樣子,怪心疼的,勸她多注意休息。希爾弗卻總是微笑著說:不用擔心,醫生說妊娠期間多活動有利于生產。

    杰佛家的房子位于地廣人稀的澳大利亞中部山區,附近零零星星地居住著一些在城里上班的人。這兒空氣清新,風景秀麗,到城里去比較方便,離阿利斯斯普林斯只有不到60英里的路程。2000年11月27日,離希爾弗的預產期還有約一周的時間,杰佛上班前告訴妻子,他今晚公司有應酬,可能不會回來。他還特別向希爾弗交代了附近醫院的緊助電話,叮囑妻子如果萬一有什么事情可以尋求幫助。

    丈夫走后,希爾弗照例將房子里里外外打掃了一遍??斓街形鐣r,希爾弗覺得肚子開始叫喚,于是,她給附近的一家比薩餅食品店打電話,預訂了一份她最愛吃的水果餡餅。

    40分鐘之后,門前響起汽車的馬達聲,比薩餅送到了,開車的是店里的送貨員漢特。這個小伙子因以前送過幾次比薩餅,已是希爾弗的老熟人了,他一邊熱情地將剛剛烤制的比薩餅送到廚房,一邊與希爾弗拉起了家常。

    突然,希爾弗感到腹部一陣劇痛。她想這小東西可真調皮,一定又在里面鬧天宮了??删o接著又是一陣劇痛,不對,這不像是胎兒在耍脾氣,可能是自己要生了,希爾弗咬緊牙關坐下來。只顧自己說話的漢特猛然注意到希爾弗臉色蒼白,額頭上汗珠直冒,不禁大吃一驚,趕緊問道:  夫人,您什么地方不舒服?

    希爾弗忍著疼痛說道:  孩子恐怕要提前出生了,我必須到醫院去。當希爾弗正要給醫院打電話時,熱情的小伙子忙說:  夫人,您就坐我的車吧,我馬上就可以將您送到醫院。

    漢特趕緊扶著希爾弗走出家門。漢特開的是輛小型廂式貨車,他將希爾弗扶上駕駛室的副座,隨后迅速啟動汽車。

    汽車沿著蜿蜒的山間公路以每小時80英里的速度向前疾馳,道路兩旁都是茂盛的灌木和草地,不時還出現一些深深的峽谷。當汽車行駛到一半路程時,希爾弗的羊水破了,不由得痛苦地叫喚一聲。沒想到,悲劇就在此時發生了。從未見過如此情景的漢特聽到希爾弗的

    叫喚聲,心里一緊張,方向盤失去了控制,車子駛離路面,徑直朝一條長滿灌木的峽谷沖去。

    汽車掃過一大片樹林和草地,一頭栽到谷底。不知過了多久,等到希爾弗蘇醒過來,驚訝發現自己還活著,可是不幸的漢特被甩出車外,頭部撞在一塊巖石上,被奪去了生命。

    希爾弗費力動了動身子,這才發現她的左腿被汽車的引擎蓋緊緊壓住了,根本無法脫身。令希爾弗感到奇怪的是,剛才腹部的一陣陣劇痛此刻好像消退了,她甚至對自己腰部以下的軀體都失去感

    覺,雙腳也麻林了。難道說陣痛停止了嗎?

    希爾弗竭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好在她此時頭腦還算清醒,她意識到并不是陣痛停止了,而是剛才的車禍使她的下半身暫

    時失去了知覺,她仍然處于即將的狀態中。

    也許很快有人會發現車禍現場,將自己搭救出去。然而,當希爾弗朝四周看看后,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原來,卡車是在斜坡上沖了好幾百米后才跌落到這個峽谷的,根本就沒在道路旁留下事故的痕跡,而周圍密密麻麻的灌木叢又完全將事故現場掩蓋住了,從公路上也無法看到這兒。本來,平時這條公路行駛的車輛就很少.而即使有車輛經過,也很難有人發現在這條深深的峽谷里發生了重大的車禍,更不

    會有人知道還有個即將分娩的孕婦在車里。

    希爾弗陷入深深的絕望中,她想,看來自己必須自將這個孩子生出來了!希爾弗的父親曾經是個產科醫生,主要為當地的土著居民提供醫療服務。希爾弗大學畢業后,曾當過父親的助手,親眼目睹過父

    親為一些土著婦女接生和動的情況,多少也知道一些分娩知識。根據車禍前自己的身體狀態判斷,孩子很快就要出生了。她回憶起父親給人接生時的一些具體細節,開始有意識地用力,可她發現,由于下身麻木,她根本使不上勁。

    一直到晚上,孩子仍然未降生,也沒有營救人員出現。而此時,車禍前的那種陣痛又慢慢地回來了。那種時斷時續的痛苦幾乎將希爾弗折磨得精疲力盡。整整一晚上過去了,希爾弗都在這種痛苦中煎

    熬,好在澳洲的11月正是夏天,夜晚還不是很冷。偶爾,她聽到遠處傳來汽車駛過的聲音,但她卻沒有任何辦法和他們聯系上,也許,搜救工作已經展開,可他們又怎么才能找到自己呢?

    當新的一天的太陽照亮東方地平線時,希爾弗的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盡管她的一條腿被卡住了無法動彈,但她仍然努力調整身體的姿勢,盡最大的可能用力。然而,一直到下午,孩子仍然沒有生出來。此時希爾弗因身體出汗而接近虛脫,她感到靠自身的力量已不可

    能讓孩子自然生產了。她想到了父親當年曾傳授給自己的經驗:如果一個產婦的胎位不正,或者患有和,或者在自然分娩時耗時太長,產婦已無力將孩子生出時,都應該立即施行剖宮產,而自己此刻就屬于最后一種情況。

    進行剖宮產!希爾弗被這個想法嚇了一跳,她不知道搜救人員何時才能找到她,可如果錯過了時機,她和孩子的生命都會有危險。與此同時,由于下身嚴重受壓,她還擔心胎兒的供氧可能已嚴重不足。然而,在這茅草叢生的峽谷地帶,又有誰來給她做剖宮產呢?時間在

    一分一秒地過去,希爾弗感了體內的生命的蠕動,這個小生命正急不可待地要出來啊!哪怕自己喪失生命,也決不能讓腹中的小寶寶有半點閃失,終于,一種強烈的母愛使希爾弗下定決心:給自己做剖宮產!

    可在這沒有任何醫療條件的野外,怎么能夠做剖宮產呢?希爾弗曾親眼見父親做過3次剖宮產,盡管她當是只是遞遞手術刀和紗布什么的,但她還記得那曾令刀目瞪口呆的一幕幕。其實,在正常情況下,副宮產手術只需半個小時就可完成:5分鐘就能取出胎兒,剩下的20

    多分鐘主要是縫合傷口,希爾弗相信自己有能力完成這個手術。

    可是,工具呢?她到哪兒去找做手術的工具呢?希爾弗在駕駛室里自己的手能伸到的地方四處翻起來。她知道,在澳大利亞每輛汽車上,都應該有一個供緊急時使用的醫療急救箱。終于,她在座位上找到了那個箱子。她用顫抖的手打開箱子,只見里面有消毒用的碘酒、繃帶、紗布、縫合傷口的針線,但是,卻沒有一個最關鍵的東西--手術刀,也沒有劑。希爾弗幾乎痛哭起來,難道命運真的要將自己逼上絕路嗎?

    此刻,太陽已經西斜,她知道如果所有這一切不能在天黑前完成,她和腹中的胎兒是不可能熬到明天的。

    上帝啊,幫幫我!希爾弗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喊著。為了腹中的孩子,她不能放棄希望!于是,她又在身邊的駕駛室里找起來。她想,哪怕是找到任何鋒利或者尖銳的東西都行。老天總算有眼,終于

    在汽車儀表板的一個放零碎物品的隔間里,找到了一把切比薩餅的圓形狀的刀子,盡管它的刀口談不上很鋒利,但這已經是能找到的最好用的東西了。

    好了,就用這東西吧!她自語道。然后,她閉上眼睛,竭力回憶當年目睹父親做剖宮產的一些細節。她知道,關鍵是要找準位置,其次是避免割到動脈,如果造成大出血,在目前的情況下,是沒辦法

    止住血的。她知道一定會很痛,但令她略感欣慰的是,她的下身仍處于半麻木狀態,這為她施行手術創造了一些有利條件。希爾弗將紗布準備好,用碘酒將刀子和腹部消毒,然后咬緊牙關,對自己命令

    道:開始吧。刀子并不是很快,要劃破肚皮必須用點勁才行。她一邊行動,一邊冷靜地判斷著腹部的各種器官的位置,最后,她小翼翼地劃破了子宮。

    令希爾意想不到的是,先前麻木的下身此刻突然恢復了知覺,一陣陣撕心裂肺的疼痛向她襲來。她的雙手浸滿了鮮血,這是最關鍵的時刻,她告訴自己一定要挺住!挺住!

    此刻,山谷異常安靜,偶爾傳來一兩聲鳥兒的啁啾,沒有誰知道在這個人跡罕至的野地里正進行著驚心動魄的一幕。終于,這個勇敢的媽媽摸到了那個蠕動著的溫熱的小生命。她趕緊將嬰兒連同胎盤一起拉出體外,隨后便傳來哇的一聲。這一聲讓人心顫的哭叫,頓時讓這位鮮血淋漓的母親激動得熱淚盈眶,所有的痛苦似乎在瞬間煙消云散了。

    緊接著,希爾弗迅速用針線將子宮和腹部縫合好,將紗布緊縛在腹部,隨后又將嬰兒的臍帶割斷,用碘酒消毒后包扎好。此時,她早已筋疲力盡了,她將孩子緊緊抱在胸前,并用自己的衣服包裹好,隨后她因失血過多昏過去了。

    話分兩頭。前一天晚上,未能趕回家的杰佛給家里打電話一直無人接聽,他想也許妻子因要臨產已住進了醫院。他趕緊給他們常去看病的那家醫院打去電話,醫院方面說他的妻子并未前來就診。一種不祥感開始涌上杰佛的的心頭。

    杰佛當即連夜趕回家,推開門一看,妻子不在家,但家里依然收拾得井井有條。突然,他看到了廚房桌子上尚未食用的比薩餅,杰佛又給比薩店打去電話,而那位經理也正在著急,因為送貨的小伙子漢特一直未回來。杰佛猜測,也許妻子因提前分娩而坐上了漢特的車,難道說出了車禍?

    杰佛當即報警,警方連夜展開搜尋,但一晚上過去了,警方未找到任何線索。第二天,搜尋工作繼續進行,這一次,警方動用了幾條嗅覺靈敏的警犬。一直到天快黑的時候,一條警犬終于找到了汽車沖入山谷的地點。

    當搜救人員找到希爾弗時,她已經快兩個小時了。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是,在這位渾身是血的母親的懷抱里,有一個小生命還在蠕動。

    人們立即將母嬰倆送往醫院。在醫院里,急救人員給希爾弗輸液,重新給傷口消毒縫合,希爾弗終于睜開了眼睛。當守在身邊的杰佛告訴她孩子一切平安時,這位勇敢的母親又一次熱淚盈眶。

    令人驚訝的是,希爾弗除了有一根脊椎受到和身體虛弱外,其他方面都良好,那條壓傷的腿居然也保住了。希爾弗一夜間成了澳大利亞最著名的母親。當記者問她是什么力量讓她在危急關頭斷然采

    取如此勇敢的行動時,希爾弗摟著懷中的小卡門說:是母愛給了我力量。當時我想,即使我失去生命,也要讓我的孩子活著來到這個世界上。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關注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特黄的欧美一级A片,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白白发布永久视频在线观看
  • <menu id="ukmww"><strong id="ukmww"></strong></menu>
    <menu id="ukmww"><nav id="ukmww"></nav></menu>
    <menu id="ukmww"></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