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補不等于養生

首先,從理論上說補藥不等于養生。羅國綱謂:“補者,濟其虛也?!?見《羅氏會約醫鏡·論補》)反過來說,即“不虛無補”。所有藥物,加之于一個不需要補的正常人身上,就會把正常人的平衡搞亂。此進補不等于養生保健之一也。

哪些藥物是補藥,到今天還沒有人敢定論。誠如何夢瑤的《醫確·補瀉論》中謂:“瀉此補彼(原注:如瀉火即補水),補此瀉彼(原注:如補火即驅寒),故瀉即補也”。程杏軒也謂:“夫病有宜補,以瀉之之道補之;病有宜瀉,以補之之道瀉之?!?見《醫述·藥略》)更耐人尋味者是錢一桂,他在《醫略·人參大黃并用》篇中,把補與攻兩個截然不同各走極端的人參與大黃鼓吹共用,以致把補與瀉的分界線也取消了。而且中醫更有一句名言,是“六腑以通為補”,那么大黃、芒硝不也可言正名順地被稱為補藥了嗎。此進補不等于保健養生之二也。

吳達在他的《醫學求是·膏粱黎藿病體不同論》中痛陳“膏梁之體”進補有害而無益。所謂膏梁之體,是指平時養尊處優,榮養充沛,身無真病的人。這批人若吃補藥,不類于睜了眼睛吃砒霜嗎?此進補不等于保健養生之三也。

莫枚士《研經言·用藥論二》說:“凡藥能逐邪者,皆能傷正;能補虛者,皆能留邪……于此知無藥之不偏矣……何必朋參芪而仇硝黃哉?!蓖蹩咸谜f得更使人毛發聳然,謂:“近世用人參者,往往反有殺人之害?!?見《肯堂醫論·靈芝要覽》)此進補不等于保健養生之四也。

在理論方面證實了進補與保健養生不是一回事后,還可引用《蠢子醫·補益不可泥》的歌訣作為結束語。歌為:“世人皆說補益好,豈知補益不當殊難了……人身原是小天地,日月為神江河道,胸隔喜順利,腸胃喜通調,日食三合米,勝似參芪一大包?!嚳唇裰艄?,恒列八珍以自高。此皆善于補益者,好似螳螂抱樹梢?!?BR>
其次,以事實證明補藥不等于養生。

長壽者,多居深山老林,他或她都是粗茶淡飯,誰有條件進補。反過來看自秦始皇統一中國后到清代短命的天子倒不少。

只要你動一動腦筋即可知補藥不能養生。凡衣服殘破者,要修補;短者,要補長;洞穿者,要縫補。而對不殘、不短、不破、不洞穿的衣服,你還需要補嗎?從來沒見過誰把新衣服打上補丁。即使你的確虛,但虛有陽虛、陰虛、氣虛、血虛、氣血雙虛、津枯、脾虛、腎虛、腎陽虛、腎陰虛、胃陽虛、胃陰虛、衛氣虛、心氣虛等。對這里的每一種虛證,都有針對性的補方補藥。如若陽虛者服補陰藥,非徒一無效益,有時反有副作用。反過來說,每一種補方補藥,都有它的適應證,不可能治療所有虛證,猶如一身衣服,不可能春夏秋冬都適宜。進一步說,平時進慣了補,一旦你正氣一衰,在真正需要補的時候,則因長期補藥,早已產生耐受性(盡管中藥不談抗藥性),只能坐視無策可施。故而中醫有一語格言,是“少年進補,老來吃苦”。

筆者曾寫過這樣一首“補藥歌”,謂:“吃飯細嚼,穿衣少著,睡要吸著,煙酒拋卻,心弗焦灼,跑走跳躍,都是補藥?!鄙钌钭硇挠谘a藥的女士們、先生們,還是進進這種補藥,有百利而無一弊。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關注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特黄的欧美一级A片,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白白发布永久视频在线观看
  • <menu id="ukmww"><strong id="ukmww"></strong></menu>
    <menu id="ukmww"><nav id="ukmww"></nav></menu>
    <menu id="ukmww"></menu>